當《我們與惡的距離》大紅,同事們也在追劇時,我並沒有打開它的欲望。因為這類作品一看就是會讓我哭到無法自己,我不敢自找罪受。

然而,這段時間因為開刀住院,身心極其虛弱,我居然不要命地開始了找罪受的舉動。就我的邏輯,人在低潮時,找什麼快樂的作品看都不可能開心起來,倒不如看些難受的作品,讓自己哭個痛快還好過一點。

於是,我開始了每集必哭的過程。

我最佩服與惡這部作品的是,編導可以如此流暢不做作地呈現各種面向,卻又能絲毫不說教。彷彿他們只是把現象丟到你面前,要怎麼思考怎麼反應,那是觀眾們的事。我覺得這很不容易,因為人類總是習慣自己先下判斷,再把判斷丟給其它人,強迫他們接受。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