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聖淘沙

十幾年前我第一次出國,選在盛夏的七月。幾乎沒有任何旅行經驗的我,差點被日本關西的太陽折磨死。本以為溫帶地區的夏天會舒服點,哪知一樣揮汗如雨。不習慣夏天在外頭趴趴走的我,為期八天的旅行像是一場考驗,加上穿了一雙不合適的鞋子,每天早上要出門我就想哭,恨不得留在飯店吹冷氣。


不知是否初次經歷留下了陰影,自此之後,我的旅行都盡量選在冬天。

儘管必須大衣裹身,行動也不太方便,可是用不著汗流浹背,某些城市還可以欣賞皚皚雪景,多麼舒適啊!

我以為這層認知會持續下去,直到2009年的中國東北之行。

2009年之前,冬季我最北只去過北海道。當時舉目所及,都是白色的世界,有時候腳下踩著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氣溫確實低,我卻不覺得真冷到哪兒去。因為無論車內或建築物內,都有充足的暖氣,有時甚至溫暖得叫人忍不住冒出薄汗。

因著這層認知,2009年前往中國東北之前,我老神在在地不以為意。心想,東北和北海道緯度差不多,再怎麼冷,也冷不到哪裡去吧!

唉,我當時忘了四個字:人文差異,更忘記國中地理課本提到的海洋與大陸型氣候的不同。

生平第一次冷到哭出來,就在大連往瀋陽的車上。

中國東北的嚴寒,是那種起風刮在臉上幾乎能刮出血來的那種。在哈爾濱,冰淇淋是直接大剌剌擺在街道上販賣(別問我為什麼還會有人買冰淇淋,其實我就想買XD)。而人們會將結凍的松花江挖出冰塊來做成溜滑梯,成年後我第一次溜的滑梯,就是松花江的江水做成的。



之後我冬天去過的城市,沒有一座可以比得過中國東北城市們的寒冷。因此,每每冬天出遊,朋友同事提醒該處有多冷時,我就會搬出:「我冬天去過哈爾濱。」然後他們就會噤聲了。

可能被冷到了,2011年我向友人提出:不如暑假我們去北京吧!

這真是一個不要命的建議,七八月的北京簡直熱到我想吐,這不打緊,恐怖的是暑假的人潮。當我走出地鐵站望向天安門廣場時,我懷疑是不是全中國的人都跑到這裡來了。



整座紫禁城,滿滿的都是人,看不到地面是正常的,看得到地面表示因為太陽正曬著人們不會笨到站在太陽下。想好好看看紫禁城房內的擺設,可大部分我只能看到一堆又一堆的後腦勺。御花園裡沒有閒情逸致,只有一撥又一撥的人群,亭臺樓閣想休息就甭談了,連圍著花草的矮柵欄都坐滿了人。如果除去擺設與建築,還挺像菜市場的。

 


既然市區人多,跑到遠一點的長城總行吧!

嗯,別傻了。

我們排了幾個小時的隊,總算坐上往八達嶺的纜車,然後不到十分鐘,我那位比我更能走更能跑的朋友說:我們下山好不好?

用文字描述很困難,看看下面這張照片就知道了,別忘了,這是盛夏之際,陽光可是明燦燦地往我們腦勺照著呢!



不僅紫禁城看不到地面,長城也是呢(遠目)。

忘了說,我們在北京那八天,人潮最少的算是恭王府(就是和紳的宅邸)。但所謂最少也不過是相對來講,畢竟和紳家大業大,連後花園都比皇帝的御花園來得氣派呢!

我在北京熱到什麼東西都吃不下,加上北方食物又油膩又重鹹,我記得我回來瘦了幾公斤有吧!

炎熱實在是打壞旅遊興致的強大因素,偏偏我又是個極度怕熱的人。可妙的是,後來我居然也沒怎麼排斥夏天出遊。最不可思議的是,我願意挑戰東南亞。

我對東南亞的國家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總覺得自己應該不會踏上他們的國度。對我而言,那裡就像禁區,如果溫帶地區的夏天我已經受不了,更遑論長年夏季的東南亞了。

然而,朋友一句泰國人很熱情,讓我莫名其妙在四月買了飛往曼谷的機票。

當時我天真地想說:才四月,曼谷應該還不會太熱。

我有夠蠢,地理學得太爛。

四月是東南亞國家的乾季,是他們一年中最熱的季節。雖然他們只有「熱、很熱、非常熱」三種標準,可是比起七八月的雨季,四五月的乾季更是炎熱難當。房東太太為我科普時,說了一句:所以泰國的潑水節才會在四月啊,太熱了所以要潑水嘛!

我永遠忘不了我第一次在曼谷的BTS站臺等車,手帕擦汗擦到沒有一處乾燥可擦的窘境。

對了,曼谷的BTS是在空中跑的,換言之,它的站臺沒有冷氣也沒有風扇(人家新加坡好歹會裝幾個大電風扇啊)。

然而,我就是不懂,明明就熱得要命,我偏偏去了不只一次(東南亞),還幾乎都挑選熱的要命的時節去。

泰國就不講了,暑假我還去過馬來西亞、新加坡,今年四月還跑去越南。

我實在不懂自己的邏輯,冬天去不好嗎?不知為何,我冬天反而傾向往更冷的地方跑。

我想我有病。

就在我以為我的邏輯依舊會亂七八糟地持續著時,今年七月的兩趟旅行,終於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終於忍受不了盛夏之際,再跑去更炎熱的城市這種行徑了。

我七月初搭紅眼航班去新加坡,七月下旬則搭紅眼航班去曼谷。我已不再年輕,紅眼航班對我的影響超乎我的想像。而且這紅眼航班都還不是單程,是來回夾擊。

我記得在新加坡開始玩的第一天,我在公車和博物館睡著的窘況。在曼谷則是晚上七點不到,已經昏倒在床上。回到台灣更是睡得不省人事。

曼谷的旅程剛開始時,我已經對自己說,得暫時中止到東南亞旅行的念想。最後兩天我的MC來報到,偏偏當天我排了瑪哈猜鐵道市場的行程,來回加起來兩個小時沒有冷氣的火車,當地的廁所艱困得令我不知所措,那天的太陽又大得跟什麼似的,凡此種種幾乎將我逼到了絕境。

 


或許也是命中註定,是時候要我向東南亞暫時告別。

當時我在內心也暗暗下了兩個決定:

1.以後暑假出國,一定要去涼快的城市。

2.
冬天出國,我要去更冷的地方。


所以接下來八月中旬,我有近兩個星期的時間要待在日本東北,希望天氣夠涼爽啊!


創作者介紹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泳言
  • 看到出遊心得要來說一聲: 夏天去熱的地方真的需要耐力啊!
    今年暑假咱先後去了希臘跟北海道--心得:果然夏天去涼爽的地方才舒服啊!南歐的陽光跟高溫風......
    說來,2014暑假往東北長白山倒是挑夏天去~雖然沒找到青銅門,但也還能接受的氣溫。XDD)
    p.s.北京我當初是寒假去,人超少,(地鐵永遠有位子的狀態就能想像)--走「慕田峪長城」那段,全程連我跟朋友在內走下一趟,遇不到幾十人。她們還怕太冷清,我因此沿路唱歌兼談花邪(喂),大約因為工作者們都趕著回各省過節吧!
  • 夏天去南歐是另一種酷熱吧!但至少是乾熱。雖然我在新加坡、曼谷實在熱得受不了,但其實回來台灣更受不了,我們的濕熱太可怕了>"<

    而明明現在已經是九月了,我怎麼覺得比暑假更難耐。

    siedust 於 2017/09/05 21: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