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有毅力的人,除了完成學業這件事外,我不覺得我對其它事能有什麼堅持。


想當年我的碩士論文也差點淪為半途而廢的祭品之一,能拿到學位到現在我仍被我視為奇蹟。

開始工作後,我在工作外的任何興趣或學習,沒有一樣能持久。總是開頭信心滿滿,不到幾個星期便興致缺缺,接著就忘記它的存在。

所以學習英文這件事,照理,也該走向同一種歸途。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