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朋友M君剛出來工作時,是標準的月光族,迷上電視購物後更是嚴重。這幾年她痛定思痛,開始認真記帳,錢總算一點一滴穩固在她的荷包裡。

M君是我出國的好旅伴,可惜她不愛自助,總覺得凡事有人安排好比較輕鬆,所以我大多只有跟團時才會和她出去。既然她打算做個勤儉持家的小資女,自然得戒掉出國這檔事。畢竟一次跟團動輒五位數到六位數,花費太可觀了。

朋友願意奮發向上,固守小豬肚子裡的硬幣,我當然持支持態度。甚至我也不知不覺被她影響,開始記帳,勒緊褲腰帶好好過日子,畢竟我這兩年光是出國花的錢就多到我不想也不敢估計。

然而,上個星期我與M君去爬山時,她突然問起我對土耳其的感覺。

原來她看到新聞介紹土耳其,不知怎地嚮往了起來,終於有剖開小豬肚子拿出硬幣的勇氣。但她特別解釋說,不是明年就要去啦,至少要等個二、三年,等小豬肥一點再說。況且,充滿期待,出發時才更有感覺啊!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都不知道幾百年沒寫影集的心得了,查了一下,上次的影集感想居然是四個月前的
POI。(汗)


說起來,《Almost Human》與POI也有點關係。第一,是它們的監製都是JJ Abrams;第二,它們的主題之一與冰冷的「機器」脫離不了干係。

早在預告出來之時,我便對《Almost Human》充滿興趣。撇開那些容易令腐女們興奮不已的bromance不談,AH將主題focus在機器上面,已經注定我無法視若無睹。

Almost Human》描述在2048年,因為科技進步導致犯罪手法日益精進。為相對應提升警方的辦案效率,每位人類警察都必須配備一名機器人。主角John Kernex也不可豁免,但他對機器人一直存有牴觸情緒,尤其在他的夥伴因公殉職、他自己失去一條腿而換得一條機器腿後,John更是厭惡機器人的存在。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智堯飾楚留香)

有一年,我與同事閒來沒事聊起童年的夢想,她眼神發亮滿懷憧憬地說道:「我從小就想要當俠女。」


且不論這個夢想的可行性如何,對當時眼裡只有屍體與謎團的我而言,根本無法理解為何有人會沉迷於武俠世界並以此為人生目標。那種打打殺殺的虛構情節,我怎麼都覺得遠不如充滿死亡與人性糾葛的推理作品。

然而,等我歷盡職場冷暖,沉浮多載後,再來翻開這些我曾經嗤之以鼻的武俠小說,我漸漸能夠感受同事的心境。

讀了一點金庸、不少的溫瑞安,以及眾多的古龍,我發覺我最愛的竟然是老愛爛尾外加大男人主義的古龍(笑)。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湊佳苗目前在台出版的中譯作品,除了《藍寶石》外,我全部都讀過。《告白》的一鳴驚人,似乎使湊佳苗之後的每部作品都背上沉重的負擔。從《贖罪》到《為了N》,儘管我覺得她老狗變不出新把戲,甚至有每況愈下的趨勢,但讀來總還能觸動心靈,足以令我愉快地打發時間。
 
然而,到了《往復書簡》與《境遇》,我終於絕望了。尤其是後者,掩卷後我深深感到後悔,為何我要浪費幾個小時讀一本爛書呢?
 
因此,我不敢對《花之鎖》懷抱期望。
 
或許正因如此,《花之鎖》竟使我驚艷非常。我幾乎不能相信這是湊佳苗寫出的作品,沒有《告白》的震撼,卻充滿溫柔與感動。讀到最後,我都忍不住鼻酸。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2006年夏天,當我抵達名古屋機場,搭乘前往市區的地鐵時,我知道是時候結束我對日本的執著了。

五年來,我的護照只獻給這個島國。年復一年,原本的異邦情懷逐漸褪色,取而代之的,是過份的熟稔與毫無波瀾的接觸。於是,我在飛驒國分寺前的郵筒前、寄給友人的信中,宣示了我的決心。三年之內,我絕不再踏入日本。

我一直以為,這種感覺不會再出現,畢竟如今我並沒有執著於哪個國家。哪知,重蹈覆轍般,它竟擴大成我對旅行本身的卻步。

今年十月我二度前往首爾,班機直飛很好、天氣很好、住宿地點也很好,但我卻感受不到絲毫的愉悅。我發現我下意識地在拒絕這個城市的文化與風情,我原以為是因為問路或殺價被拒所以產生的抗拒感。可是我逐漸察覺,不是首爾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我累了,再也無力挖掘一座城市的各種面貌。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