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早在《法證先鋒III》確定男主角是黎耀祥後,我沒有一天不在期待它的播出。


關於法證系列,我並沒有像當初對《刑事偵緝檔案》系列那麼執著,非陶大宇與梁榮忠不看(所以對第四部我怨念很深)。法證I故事寫得不錯,案件與愛情戲碼算是達到一個難得的平衡(除了Sam和汀汀這條線,非常突兀)。可是法證II簡直是棄之也不可惜的雞助,我根本沒法從頭到尾撐完,只能跳過中段,勉強看個結局。

因此,法證系列重開邁入第三部,人員全部大換血,我一點也不會感到殘念,畢竟前二部我投入的感情並不深。況且第三部有我相當欣賞的祥仔出演,我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嫌棄?

法證III的開頭相當吸引我,節奏明快,角色們的性格也都非常合我的胃口。雖然法證、法醫的能力未免太高導致警察好像被當白痴耍似的,鐵三角沒有法證I來得平衡,但我還是看得很開心,對演員有愛真的滿重要(笑)。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我與北歐的作家挺有緣的,先是接觸了瑞典的《龍紋身的女孩》,之後又中了挪威的《雪人》試讀,在寒冷的冬天閱讀這些作品,相當應景。


《雪人》一書內容與它看似童稚的標題完全不搭嘎,書中出現的雪人,不是孩童興奮之下的可愛創造物,而是兇手殺人之後所獻上的標誌。

每年初雪之際,便會有已婚有小孩的婦女失蹤,即使推測死亡,屍體也遍尋不著。而警探哈利‧霍勒接到一封署名「雪人」的匿名信,似乎暗示這些失蹤之間的關聯與連續殺人犯的存在。於是哈利堅持調查失蹤案,竟意外發現多起失蹤案的共同點,深入追查後,案件的輪廓逐漸清晰,但同時也逐漸置哈利與其前女友於危機之中。

就犯罪類型的作品而言,《雪人》算是中規中矩的小說,該有的刺激、緊張、驚悚等成份無一不缺,同時配備一位擁有情傷兼黯淡過去的警探,並安排格格不入的工作環境,以彰顯主角的不同凡響之處。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1年出版的《飛鳥的玻璃鞋》,是島田莊司初步結束吉敷竹史系列的終作,接著整整八年,吉敷竹史未曾在島田筆下出現過。直到《淚流不止》,島田才讓這位俊美堅毅卻經歷滄桑的男人重現江湖。


當初島田莊司迫於生計,不得不暫停御手洗那格格不入的本格作品,轉而撰寫帶有寫實味道的吉敷竹史系列。然而,島田畢竟是島田,在社會派大行其道的現實裡,他依然能透過吉敷這位腳踏實地的硬漢刑警,構築出屬於自己的本格藍圖,進一步創作出迄今仍是我心目中屬一屬二的《奇想天慟》。而早期的《寢台特急1/60的障礙》或《出雲傳說7/8的殺人》,雖然比不上《奇》一書的磅礡,卻也稱得上是精緻的小品。

然而,到了較晚期的《羽衣傳說的回憶》與《飛鳥的玻璃鞋》,故事的性質與方向開始轉變。當然,吉敷的性格依然未曾改變:對真相的執著、對工作的熱忱、對強權的不畏,彷彿已是他血液的一部分,總是激烈地湧流著。

只不過比起早期側重謎團的寫法,《羽衣傳說的回憶》與《飛鳥的玻璃鞋》的重心漸漸從謎團轉移到吉敷本人,及其與前妻加納通子的關係上。早在《北方夕鶴2/3殺人》,島田已經著墨不少吉敷與通子的愛恨情仇,但因為《北方》一書的詭計尚稱龐大,所以謎團的光芒並沒有因為這對夫妻而被掩蓋。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拜讀既晴的作品,這次很巧地找來相隔八年之久的《請把門鎖好》與《感應》。同時間閱讀一位作家不同時期的作品是件非常有趣的事,除了可以比較作者的進退步之外,亦可窺見作者成長的軌跡。


《請把門鎖好》是2002年皇冠大眾小說獎的首獎,當年此書出版,我其實興致勃勃,但聽聞內容相當恐怖,讀完晚上會頻頻檢查門鎖是否鎖上,我不得不卻步。畢竟九年前的我還沒讀慣驚悚類的作品,絕不可能自己找罪受。

沒想到這一拖竟拖了九年。

《請把門鎖好》敘述年輕刑警吳劍向某天接獲報案,對方聲稱家中有一巨鼠,是啃蝕屍體長大的。吳劍向前往現場處理,卻意外發現一間密室,裡頭居然存在著一具屈膝蜷縮的屍體。隨著更深入的調查,吳劍向發現一切愈來愈匪夷所思,甚至連自己都無法倖免於難,而被迫成為同僚眼中的嫌疑犯。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信很多人應該都己經看過視頻,我特別開文只是為了紀錄。

預告效果感覺非常讚啊!

我沒有看過漫畫,動畫只瞟過一點點,對電影成果並不敢太期待。但看了預告,心中的火都被燃起來了。

小健的眼神好棒,有《龍馬傳》以藏的凌厲,卻不像以藏那麼悲傷。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不曉得2012年是否真是人類毀滅的末日,可它卻是我寄予厚望的一年。

我沒有李白的瀟灑,篤定「千金散盡還復來」,但我卻極羨慕他的不羈。「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及時行樂在聖賢看來是多麼玩物喪志,在李白筆下竟熠熠生輝,叫人不認同他都困難。

對李白而言,若五花馬、千金裘換成美酒可以消去千古愁,那麼對我而言,旅行本身也具有類似的功用。不過,與其說旅行可以消去愁苦,倒不如說它本身製造了一種期盼,能以提高我對生活、工作中產生的沮喪、挫折、痛苦等負面情緒的忍受度。

想當年我就是以大陸東北之旅為餌,才撐過那段苦不堪言的論文歲月。說起來這挺像將紅蘿蔔掛在驢子眼前,看得到吃不著所激發的動力 ̄□ ̄∥。

雖然論文現已與我無干,可是工作的苦難並沒有遠去的跡象,因此不趁假期犒賞一下自己未免說不過去。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距離我上次閱讀綾辻行人的作品已經有二年了,睽違多時再接觸他的小說,我依然可以記起最初翻開《殺人十角館》的悸動。若我對二年前的《殺人驚嚇館》或《最後的記憶》還有微詞與不滿的話,我想《Another》足以消弭這些情緒。


《Another》是綾辻行人2009年的作品,故事以校園為背景,描述26年前夜見山北國中有位名喚Misaki的人氣王意外死亡,同學師長均無法接受,竟然集體製造他尚活在人間的假象。沒想到畢業那天的團體照,死去的Misaki赫然也出現其中。

綾辻行人這次結合校園不可思議的事件,將他擅長的驚悚風格發揮極致。我以前就覺得如島田莊司、綾辻之流的作家,即使不執筆推理的範疇,光恐怖類型也夠他們賺了。以現實角度來看,《Another》並不合乎一般推理小說的規則,畢竟有點牽涉到鬼神之說。然而,裡頭一個又一個的謎團卻令人無法忽視,更無法完全將它排除在推理作品之外。我想不妨將它視為架空之作,是一個只能發現在夜見山這個區域內的故事吧!

綾辻行人是個相當會說故事的作家,暫且不論詭計使得如何,起碼他總能營造出叫人頭皮不由自主發麻的氛圍,《Another》亦然。好幾次我都慶幸我是在辦公室閱讀此書,而不是夜深人靜在家揪著心臟顫抖翻頁。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去年冬天,我打著生日尋根的名號,背起簡單的包包,憑著記憶,顛簸著幾個小時的車程回到烙印在我腦海裡的童年老家。景物有些依舊,有些卻不復以往,但無論變與不變,我都無法再是當年的小女孩。為此,我寫下了〈孤島的回憶〉一文聊表紀念。


而我驚訝地發現《留味行》一書,竟與當時尋根的我的心情如此相似。我獨自躲在診所診療室的一角(因為陪媽媽去復健),才翻開書本沒幾頁,眼角便不知不覺潤濕。我多慶幸自己佔據著角落,不會遭人側目。

但我與作者不同的是,作者追尋的,是屬於她奶奶的逃難記憶。大戰期間,一個女孩子家從上海飄洋過海、渡船搭車,進入越南再深入四川,這一路的艱辛可想而知。作者與奶奶的感情篤厚,在奶奶過世後,她拿著一張地圖與八小時的口述歷史,踏上一趟前路未卜、不知有無盡頭的旅程。

本書採取「今-昔」交錯的寫法,除了娓娓道來作者奶奶當年逃難的因果與過程,更多是表達作者在旅行、追憶期間的感受與想法,後者恰恰引起我強烈的共鳴。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做為月
22這個時段的結束作品,我認為《IS~上帝的惡作劇》可說是非戰之罪。雖然我不清楚電視台的考量、雖然《IS》的收視不甚亮眼,但綜觀整個夏季,本劇絕對具有排名前段的實力。

IS」意指雌雄同體,無法判別性別的人。雖然IS這個名詞由原著作者所創,但這類甫出生便難以判斷男女的嬰兒的的確確存在著,只是人數難以估算,因為許多父母在孩子出生後便會為他們決定未來的「性別」,好符合社會的主流價值,使他們得以「安心」地活下去。

而本劇的主角──星野春(福田沙紀飾),卻擁有一對堅強樂觀的父母,儘管母親在得知孩子是IS時曾絕望地想帶著她自殺,可是父親的勇敢拯救了兩條生命,於是一家人開啟了他們艱辛卻辛福的人生之路。

小春的父母並沒有在最初就決定他的性別,他們希望能由小春自己做抉擇。微妙的是,擁有男孩之心的小春,隨著年紀增長,身體竟漸漸向女性靠攏。儘管國中以前他都以男性身份入學,升上高中,為了繼承父親的志向成為一名蛋糕師傅,他不得不屈服於學校的規定(因為小春外表愈來愈像女生),只好捨棄男裝扮作高中女生入校。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孔廟、國子監與我們住的
235民宿僅隔著一條大馬路,越過交道口東大街,看見「成賢街」三個字便到了。

同樣名為「街」,成賢街顯得寧謐許多,不像東大街熱鬧非凡、商店林立。畢竟不管怎麼說,成賢街可是北京古老歷史的一部分、馥郁文化氣息的象徵。



孔廟與國子監便矗立在成賢街上,兩者之間相通,因此門票只要買一份即可。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初之所以報名《赤道曙光》的試讀,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作者的經歷吸引了我。泰勒‧史蒂芬斯自年幼便與家人分離,在各大城市乞討,即使長到可以工作的年紀,依然如工蜂般艱苦忙碌地討生活。可以想見,這樣的人一旦創作,很容易將自己的人生投射在作品中。


果不其然,泰勒筆下的女主角──凡妮莎‧麥可‧夢露,便是一名遭遇坎坷、悲慘,卻未曾示弱的堅強女人。

一般而言,我並不是那麼喜歡冒險懸疑類型的作品以女人為主角,因為大部分的作者儘管可以將女主角塑造得極為聰敏慧黠,但面臨愛情時,卻忘了賦予她們腦子。(事實上有些男性主角也是如此,而且情形更糟)

然而,夢露卻絲毫不會給我這種感覺。儘管她也會被愛情困擾,不過更多時候我看見的是她的堅毅、冷靜與殘忍。我欣賞她殺人不眨眼、辦事不拖泥帶水,她有女性的纖細、男性的果決。書末她處決「兇手」時,極為冷酷與鎮定,看得我大呼過癮。所以自始至終,我對這位女主角印象一直很好。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