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我是為了參加PTT偵探版的活動而寫的,因為時間匆促,所以僅僅就福爾摩斯的飾演者表達了一點點想法。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地鐵4號線圓明園站一出來可以看見的雕飾)

前往圓明園當天天氣相當不錯,比起前一天故宮的炎熱,在圓明園待的數個小時簡直愜意的不得了,其舒適度可以排進這八天行程的前三名。


從圓明園被譽為「東方凡爾賽宮」來看,可以想見它曾經多麼美麗。可惜如今它之所以如此受到矚目,多是因為淒慘的悲劇降臨在它身上。

歐洲列強蹂躪得它體無完膚,連我這個毫無先備知識的人站在圓明園的土地上,都可以感受到它被掠奪了多少燦爛。更遑論我逛完頤和園,不得不做出對照後的心情了。


被燒毀之前的圓明園曾被清朝傳教士稱為「萬園之園」,據說園內的造園技巧與成品已經達到巔峰造極的境界。然而我看到的圓明園,除了蓊蓊鬱鬱的樹林、一望無際的湖池與斷垣殘壁的廢墟,什麼也沒有留下,連一座像樣的、可以住人的建築物都沒有。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我之前一直告誡自己說:一定要解決完手頭上的夏季作品,才能開動秋季日劇。結果最後還是被別人的討論打動了,但萬萬想不到的是,我第一部開動的竟然是龜梨和也主演的《妖怪人間》。


這中間的曲折就甭提了,反正我不是抱著多正經的念頭來看這部日劇的(汗)。

《妖怪人間》是敘述由同一細胞分裂的三名妖怪人──貝姆(龜梨和也飾)、貝拉(杏 飾)、貝羅(鈴木福飾),不會蒼老也無法死亡,渴望成為人類卻又總是被人類視為怪物,不得不到處尋找關鍵人物好成為真正人類的過程。

這類主題並不少見,想成為人類的妖怪,內心燃燒著正義與溫柔,卻每每遭人類背叛。無論他們如何善良、如何為人類著想,他們妖怪的外貌一旦現形,種種善行都將被否定與蔑視。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想當初柯南真人版
drama我只看了兩集便棄追,現在不但撿回來看,還愈看愈喜歡,實在出乎我意料之外。

關於劇本、各個演員表現我留待全劇觀後再來談。單單挑出第九回撰寫本文的目的,完全是為了東京與大阪的名偵探對決啊

這次真人版比小栗旬版本更有趣之處,在於不少原著主要角色都具象化,高木和佐藤警官、妃英理、服部平次和遠山和葉等。我特別為了平次、新一對決寫文章,倒不是因為本回案件寫得多出色,而是真人版的他們我實在太愛了!!

一開始宣傳照出來時,溝端淳平的工藤新一或松桃李的服部平次我都不是很滿意,我嫌棄溝端太溫吞,沒有新一的精明;嫌棄桃李年紀太大,一點都不像高中生。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拿到《長崎》的試讀本時,我非常驚訝。因為它大概是我參加試讀以來,讀過最輕薄短小的作品。然而,這薄薄的一本書裡,卻蘊含深刻的寂寞與悲傷。


《長崎》是改編自日本發生的真實事件:一位生活作息固定、並鮮少與人來往的老先生,發現家中飲食莫名地逐漸減少,在財物未損失的情形下,老先生非常疑惑。於是開始在家中裝設網路攝影機。沒過多久,他終於察覺真相。

原來,他與某個「外人」早已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了一年。

這種微妙「共生」關係令我驚訝。在台灣要發生類似的情形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畢竟台灣建築不是透天厝就是大樓,可供外人佔住的壁櫥+無用的客房很難存在。但我認為作者想表達的,倒不是本事件有多麼奇異,而是人際關係的疏離與現代人普遍的寂寞。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族中的日常瑣事能寫得引人入勝又不落俗套,並非易事,笛安無疑是箇中翹楚,一本《西決》完全抓住我的目光。


笛安以鄭家老二鄭西決為主敘述者,描述鄭氏這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家庭中發生的種種事蹟。在西決略帶稀鬆說笑的口吻裡,我本以為這會是個足以惹我捧腹的作品,然而往下讀後,才發現所有的輕鬆只是假象。無論是西決本人,抑或看似最無憂的鄭南音,都背負著難以想像的沉重包袱,更遑論父母都是瘋子的鄭東霓。

這三個堂兄弟姊妹,父母遭遇各異,因此造就他們迥然相異的性格。

西決幼年父親即意外身亡,母親一聽到消息便跳樓自殺,追隨亡夫而去。西決這一生都活在「母親寧可選擇艱難的死,也不要他」陰影下。他說過最令我心酸的一句話就是:「媽媽,和我一起生活下去有那麼可怕嗎?」正因如此,寄人籬下的西決是堂兄弟姊妹中,最在乎家庭的,他寧可付出一切,也要保住家庭的和諧。即使前女友成了自己叔叔的妻子,他也不吭一聲。這樣的西決,也許懦弱、也許不求上進,可是失去太多的他,已經沒有選擇的機會。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篇在「這裡」。

(中)篇在「這裡」。

以下,(下)篇開始。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提及北京景點,躍入我腦海的第一個便是「故宮」。故宮身為皇帝家宅,過往我只能在歷史課本稍稍一睹它部分丰采,自然對它有諸多想像。因此來到北京不踏上故宮怎麼能算是到此一遊呢?

我估計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進入北京的人們,大概都與我有類似的想法。因為當我好不容易擠出猶如沙丁魚般的地鐵車廂,爬上天安門城樓前的大道,我整個人都傻了。

一眼看過去,萬頭鑽動,城樓走道全是人群。朝南一望,天安門廣場是無邊無際的人海。

我與友人呆立好幾分鐘,想說要不要先換個景點免得還沒開始遊玩便被人潮嚇死(故宮是我們北京之旅第一站)。友人說:今天是星期一,人都這麼多了,還會有哪一天人是不多的?我悲哀地點頭。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所謂的「驚艷」,會隨著時間與閱歷逐漸變淡,這是我讀完《鬼的足音》最深的感慨。


道尾秀介的中譯本,目前除了《鼠男》外,我全都接觸過。但真正烙印在我腦海的,依然僅有《向日葵不開的夏天》與《影子》。

該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嗎?自此我對道尾秀介的作品多少有點瞧不上眼,無論是真備系列的《背之眼》、《骸之爪》,或非系列作的《獨眼猴》、《所羅門之犬》。

當然,比起上述四本,短篇集《鬼的足音》實在好多了,起碼還能給我些許的戰慄感,不過終究比不上《向》與《影子》二書。再者,因為我已經習慣江戶川亂步、乙一、朱川湊人等作家的風格,他們的短篇能給予我的驚訝,遠勝於道尾秀介,因此我對《鬼的足音》評價可能沒有其它讀者來得高。但並不代表本書沒有可看性,如果你喜歡《向》、《影子》二書,我相信《鬼的足音》仍舊可以帶來不少樂趣。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做為夏季我最晚開動的《白色榮光
3》,想不到卻成了最早看完的一部。只能說「海堂尊+後藤法子」果然魅力無窮,第三部的劇本未見疲軟,我依然追得很開心。

比起第二部《染血將軍的凱旋》以House式的寫法,著重於醫療疾病的推理,《阿里阿德涅的子彈》顯然回歸到第一部的推理模式。不過,這回並非單純如第一部手術中分秒必爭的特殊殺人,而是將主題擴大,除了深刻探討日本死因問題與環繞AI中心的數宗殺人案件外,更將時空延展至二十年前的冤罪事件。

也就是說,《阿里阿德涅的子彈》的內涵,遠比《巴提斯塔的榮光》來得豐富。

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鑑定死因可以這麼粗糙,長年以來我被日本的刑事劇與美國的犯罪劇養得好好的,總以為只要有死因不明的屍體,最終一定會來到法醫的手上。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上)篇在「這裡」。


以下,(中)篇開始。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絕命狂奔》是我閱讀詹姆斯‧派特森的第二部作品,雖然本書不是他最受歡迎的
Alex Cross系列,但我卻愛此書勝於之前的《絕命追緝令》。

本書敘述紐約市出現一名變態殺手,企圖為處於污濁世界人們來點教訓。他自稱為「老師」,全世界的人們則是他的「學生」。精於談判的本書主角麥克‧班奈特,被上頭欽點處理此案。隨著「老師」的「教導」次數增多,麥克承受的壓力也愈大,如何阻止這個瘋子與自家小孩們的感冒病毒,成了麥克肩上最沉重的負荷。

雖然我僅僅讀過詹姆斯‧派瑞森兩本作品,但不難理解他之所以躋身暢銷作家的理由。無論是《絕命追緝令》或《絕命狂奔》,都充滿了刺激緊張的情節,會令人揪住一顆心既期待又害怕結局。尤其是後者,在以麥克的第一人稱與變態殺手的第三人稱交錯之間的描述,更是引人入勝。雖然我看慣了《犯罪心理》,類似的情節多不勝數,可是詹姆斯‧派瑞森的文筆永遠有辦法抓住我的目光。

再者,我很喜歡作者在如此緊湊的劇情中,仍能適時穿插主角的家庭情況,做為一種溫柔的緩解。詹姆斯‧派瑞森筆下的男主角都是愛家的好男人,也許工作緣故沒辦法讓他們盡責滿分,然而他們對家庭的用心絕對無庸置疑。比起那種坐擁美女、隨處調情的男主角們,Alex和麥克實在是難得一見的優質男人!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撰寫過作品,不在此列。

本文計有:
袁哲生《倪亞達》
貴志祐介《鬼火之家》
江湖閑樂生《春秋五霸》
安吉‧瑪莉亞‧森克《謀殺村》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吧,看到標題大家應該知道本文不過是充滿憤怒下的產物。

若不想污染自己的眼睛,請盡速離去比較安全(淚)。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3) 人氣()



初讀《配對》,我想起了中學時代接觸過的喬治‧歐威爾,他的《一九八四》迄今仍然是我記憶中不可抹滅的一章。


但比起喬治‧歐威爾的犀利與尖銳,直指內心的捶擊,《配對》顯得溫和無力。它講述的不過是一段兩難的愛情,背景設立在虛構的「社會國」,在這個國家人們安居樂業,生活、生命皆受到保障,只是從工作、愛情到死亡你都無法擁有自主的意志。該選擇何種工作、該愛上誰、該何時死去,通通官員說了算。

女主角卡希雅就與社會國的大多數人相同,溫馴地服膺一切的規則。然而自從她十七歲的配對宴會後,一切都亂了套。她的配對對象該是她的青梅竹馬薩德,她該和她父母一樣,尊重社會國為他們的安排,與薩德長相廝守。但當她的微型卡配對資料出現另一張臉孔(凱伊)後,她的人生開始天翻地覆。

溫馴不再,質疑不斷滋生,卡希雅逐漸找回屬於自己的思考能力,不再被官員牽著鼻子走。然而代價卻非她一人所能承受,她在薩德與凱伊之間擺盪,矛盾的愛情令她既痛苦又酸甜,最終失去許多,也得到許多。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我有記憶以來,法庭推理類型的作品我接觸的就不多,比起純粹推理挖掘真相的故事,法庭上的攻防戰似乎乏我問津。也許我下意識認定法庭上「有罪、無罪」的那一套不過僅僅代表面對法律時的交待與虛偽,真實為何根本沒人在意。


然而,《我無罪》一書倒是帶給我另一種思考方向。無論判刑與否,真相帶來的罪刑永遠都會施加在真正的犯罪者身上,即使他身上沒有實質的鐐銬,無形的桎棝都會如影隨形跟著他。

本書敘述上訴法院的首席法官魯斯迪‧賽畢奇在他事業正如日中天之時,竟涉嫌謀殺結縭36年的妻子芭芭拉。無獨有偶的,魯斯迪二十年前也被控謀殺情婦,但幸運無罪脫身。如今他卻得再度面對同樣的指控,而起訴他的竟然與二十年的檢察官是同一人──湯米‧墨托。

事件彷彿有意識般,將二十年前的情況再度複製。二十年前的魯斯迪有了外遇,二十年後,已屆六十歲的他依然重蹈覆轍,與小自己二十多歲的助理安娜產生關係。不同的是,最終安娜與魯斯迪的兒子奈德相愛,而魯斯迪疑似殺害自己的老婆、兒子的母親。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