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我在〈拒絕往來戶-本人厭惡的日系推理作清單〉一文中,關於土屋隆夫的作品,我將「第一名」頒給了《華麗的喪服》。讀完《天狗面具》後我發現,這個清單需要做點更動,原來《華麗的喪服》還是有點價值的。

《天狗面具》是土屋隆夫的處女作,通常處女作是最能看出作者如何實踐其堅持的理念,而且多半不會夾雜太多商業化的痕跡。

而《天狗面具》確實達到了土屋隆夫堅持本格理想的效果,書中的兩道詭計是支撐我讀完本書的關鍵。雖說這詭計並不難推測,卻還算是在水準之上。

問題是,推理小說並非只要具備優秀的詭計即可,流暢的文筆、迭宕的情節等更是不可或缺,否則叫讀者如何撐開眼皮隨作者的文字共舞呢?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時候,我曾在某本漫畫裡讀到一段文字:

人一出生,便從兒童樂園一步步邁向墓園。

當時正在體會青春帶來的新鮮滋味的我,雖然對這段話懵懵懂懂,卻意外地將它烙印在腦海裡,即使經過十數年也未曾淡忘。

生命,永遠伴隨著死亡──這是我們無法忽視的、鐵一般的事實。享受生之喜悅的同時,正代表我們愈來愈接近難以逃避的死亡。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以下同人衍生作品皆為BL文,對此無法接受者,請慎入!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20090518-00000001-maiall-ent-view-000.jpg

剛在日劇版看到這個消息,一方面是興奮砂糖同學終於有新作,另一方面是驚訝《MW》這部作品會drama化。

《MW》是手塚治蟲的作品,後改編為電影(玉木宏、山田孝之主演),台灣方面是翻成「MW毒氣風暴」。(簡介在

原著與電影我都沒看過,但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看過別人的原著心得,所以不太能想像這部作品搬上螢幕後會是什麼樣。

基本上原著就是一部黑暗到不行的作品,什麼不倫、性侵、分屍等等(還有更糟的,我寫不出來),另外還包括同性愛,原著裡兩位男主角就是保持著非常詭異的情感關係。其中一人在小時候被另一人侵犯,剛巧他們正處於實驗毒氣的某座島嶼上,被侵犯者因為吸入毒氣而變成變態強姦殺人狂,另一人因為懊悔而成為神父。爾後神父極力想幫助殺人狂,同時卻也無能為力......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內有BL同人相關,對此敏感者,切勿進入。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KERORO253_pic10.jpg

我今天才知道,Keroro軍曹惡搞的魔手居然伸向了《相棒》,於是我立即找了第253集來看。

我實在超愛Keroro這種白痴惡搞,可以說我之所以著迷Keroro軍曹,惡搞(尤其是惡搞日劇、推理)是最主要的理由。

這次,Keroro一口氣惡搞了兩部作品--《相棒》和《手機搜查官》。不曉得《手機搜查官》的,可以參考這篇文章(←按下去)。《手機搜查官》有點像特攝劇(不過可以變身的只有手機XDD),我目前只看了前幾集,感覺還不錯。這部集數很多,想看的朋友要有心理準備。


Keroro軍曹第253集說的是廢柴Keroro居然被宇宙最近最的「おれ、おれ(俺)」詐騙手法騙了一大筆金錢,痛苦憤怒之下,要求Kururu幫他將錢弄回來,於是Kururu便模仿《手機搜查官》製造了一台......嗯......電話機器人......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2019474956896b.jpg 2019474956926b.jpg

如果要我票選Q.E.D.裡最喜歡的角色,除了兩位主角外,我想推理同好會的三位甘草人物絕對可以以高票遠遠領先其它人。

只要他們出現,幾乎是本集故事輕鬆的證明。即使第29集出現了讓可奈等人(包括我)靈魂出竅的數學難題「龐加萊猜想」,但有三人插科打渾的表現,故事始終可以維持在好玩的氣氛裡。尤其作者又加入菱田的南極尋企鵝毛,打電話回來問姬子說「企鵝毛不夠,做枕頭可以嗎」的超爆笑訊息,讓同好會三(四?)人組搞笑功力倍增啊!(菱田應該是標準的M吧......XD)

對了,可奈的功力愈來愈好了,燈馬要對她說教時,她居然可以瞬間脫身,還留下分身的本頭耶!穆德的推理能力(?)也更上一層樓,大象都出現了,其實我蠻建議他們三人去找鞍馬六郎或Keroro偵探聯絡一下感情,看看還有什麼能掰的!(攤手)

雖然故事有趣,但〈Elephant〉的結尾卻留下淡淡的悲傷,事實上,我很希望海盜大叔能夠與之前的女友復合,只是人生往往錯過便無法再重圓了吧!同樣的,第二個故事〈動機與不在場證明〉亦然。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伊坂幸太郎的天才搶匪系列目前中譯本共有兩部,照理我應該從第一部《天才搶匪盜轉地球》開始看起,作者自己也說了,兩部作品有所關聯,最好不要打亂順序,不過因為一些無法抗拒的因素,我還是硬著頭皮從第二部啃起了。

這種由「特殊行業」(汗)的角色擔綱的作品似乎不鮮見,就我的閱讀生涯而言,印象最深的大概是赤川次郎的「小偷&刑警」系列了吧!老公是小偷、老婆是刑警的奇妙組合,對於當時小小年紀的我,不可不謂是一種奇妙的閱讀經驗。

不過年紀漸長後,幾百年前讀的東西已經忘得差不多了。所以伊坂幸太郎的這部作品,自然能夠帶給我新鮮感。如果忽略主角們的特殊職業的話,或許本書也可以視為日常之謎的作品(汗)。

本書共分為四章,第一章寫出四位主角的個別遭遇,我本以為它是短篇作,但往下讀後才知道,每個故事之間其實都巧妙地聯結著。寫法近似的西澤保彥的《完美無缺的名偵探》或《解體諸因》,亦即章節之間彼此都涵蓋微妙的前因後果。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螺絲人》發表的時期,恰好在《龍臥亭幻想》的前一年。之所以提出這個事實,是因為從我翻開《螺絲人》後,我便不由自主想起《龍臥亭幻想》的明快流暢。

比較這兩部作品,並沒有太多關聯性,手法也好、切入角度也好,都是大異其趣,但相同的是,兩者均迥異於自《黑暗坡食人樹》以來,繁複磅礴的「新‧御手洗系列」,而以大量的對話、迅速的節奏,揭開令人匪夷所思謎團的神祕面紗。

本作從「失憶→手記(作品《重返橘子共和國》)→螺絲人殺人事件」,層層推進,事實逐步明朗,不若以往島田爆炸式的大量給予,因此讀來確實輕鬆許多。而且身為解謎者御手洗也不用像以往一樣全世界走透透,所有的謎團只要依賴便利的科技(網路、電話)加上他那顆叫人費解的腦袋,在研究室裡簡簡單單便徹底解開了。

比起艾剛‧馬卡特《重返橘子共和國》一書的真相推敲,我對螺絲事件更感興趣。奇妙的死法在看慣島田作品後,並不會使我意外,不過螺絲真的是很有創意,難怪常會有人說,當島田作品中的兇手,實在相當辛苦。不是得肢解一拖拉庫的屍體,就是得辛苦地寫一堆手記,再不還得(屍體)模仿空中飛人,玩個過癮XD。本書則是兇手必須將被害者的軀體與頭顱裝上螺絲與螺帽。但拜這些勤勞的兇手之賜,我們才有如此詭譎驚奇的作品可以看!就某個角度而言,讀者是該致上一點點感激之情(汗)。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9474617087b.jpg

沒有必要害怕黑暗!
要除去黑暗,只要賦予他名字就行了。

我非常喜歡這段話,28集裡的〈人體煙火〉講的便是這樣的故事。

一個醉心於追求比死亡(黑暗)更高境界的男人,不惜毀滅別人的生命來達成自己的目標。但說穿了,他只是個殺人魔,只是成為某某某症候群的一份子罷了。

所以當醫生試圖以某個不存在的醫學名稱澆熄殺人魔自以為是的快樂時,我忍不住拍手叫好。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已經愈來愈習慣出版社在推理小說書腰(或直接在封面封底)大剌剌地寫上此書有多麼驚天動地、得過多少連書腰(或封面封底)都不堪負荷的獎項了。

為了刺激消費、提高銷售額,這點裝飾是不得不做的。但是,若考量到讀者滿懷期待翻開書頁,最終得到的卻是更多的失望,那些過譽之辭是否可以稍微控制一點?

當然,我已經過了相信文案或獎項足以代表一部作品好壞的時期,畢竟台灣不管何種市場都講求包裝,出版業也不能免俗。然而,文字仍是具有力量的,我偶爾會被捲進迷幻的漩渦,在所難免。


《著魔》被譽為「老練的技巧、年輕的靈魂、半世紀的傑作」,相關的讚辭博客來一目瞭然,但讀完後我只覺得普通。不可否認,是比《華麗的喪服》、《獻給妻子的犯罪》等好看多了,但這兩本本來就不出色,與之相比,我相信土屋的其它的任何一本作品都可以搬得上檯面。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上次讀到Heero的文章(請按),我就很想也來列篇自己討厭的推理作品清單。因為我發現「發洩」遠比「稱讚」容易,若要稱讚一部作品,它必須擁有讓我血液沸騰的條件,我才能激動、興奮地寫下文字,可惜最近這類作品實在少之又少,許多作品我常常讀完後,同時腦筋也呈現空白狀態了,還能寫什麼感想?仔細想想,這類作品比令我讀完就想破口大罵的作品更悲哀吧,因為對我而言,它連記憶的價值(無論好壞)都沒有。

我的標題是「厭惡的日系推理作清單」,主要是鎖定過去我曾拜讀過的作品,歐美與台灣就不列入了,因為讀得實在不多,批評起來大概沒啥快感。

在開始「發洩」之前,請容許我分享一下近來的心境。

我是個容易變心的人,愛上與不愛上之間的變換速度往往極快,但我一直以為我對推理「小說」的熱情應該不至於有澆熄的一天。在我「認真」趕起論文的那段日子到現今,我卻發現我的認定已經開始了化學變化。推理小說已經不再是我的必需品,我沒有必要緊抓著它不放。

加上年紀大了,頗有「曾滄海難為水」之感。過往閱讀的小說,能刺激我的神經、暈眩我的視線、揪心的、驚愕的、記憶裡常存的......時有所見。而今卻不多了,掩卷後便將之扔在記憶的角落,也時有所見。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