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日,我沒有去學校。

耳邊放著蕭亞軒的「夜」與「薔薇」,直至時針接近10。

高雄只有一家戲院放映「夜奔」,我獨自騎車,時速一度飆到60,趕到戲院時,差3分就到早場上映時間,我匆匆忙忙買了票,衝進戲院。裡頭多少人我沒注意,我只知道我一個人坐在最前三排,是全場最接近螢幕的人。

我不能告訴任何人說,這部戲好不好看。我只能說看完之後,我呆呆地坐在螢幕前,想等著蕭亞軒的「夜」唱完。不過,當演員名單從劉若英、黃磊、尹昭德直到戴立忍後,我起身走出,在樓梯間,我又停住,將隱約間的「夜」聽完。

步出戲院,周圍的人群來來往往,我卻什麼也看不到,胸口那股苦澀與悲哀,窒悶得我怎麼走到騎車旁的都忘了。我以為我會痛哭一場,因為我看什麼戲幾乎都會哭。可是我擠不出眼淚,我的心情是恍惚的,腦海盤旋是戲裡的一幕一幕。我想哭,卻哭不出來。

si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